本報評論員瞿會寧
  此次水價上調是被極度水資源短缺現實問題倒逼而產生。既要開源,更要節流,兩措並舉,是解決北京水資源困局的明朗方向。
  從這個月初開始,水價聽證成為大家議論的話題。昨日下午,北京居民用水價格調整聽證會召開,25名聽證代表均同意實施調價,其中17位同意方案二。兩套方案均設置階梯水價,根據用水量不同,兩套方案水價分別為4.95元、7元、9元以及5元、7元、9元;基準水量分別為145立方米及180立方米。
  作為水資源極度短缺的特大型城市,伴隨著人口和經濟的持續“雙增長”,北京所面臨的水資源危機將更加嚴重,水資源問題已經嚴重制約了首都經濟社會持續發展。從這一點看,此次以價格杠桿為主導的水價調整行動意義非凡,對於北京而言,它必將對於合理調度水資源、提高水資源利用效率、鼓勵節水生活、緩解供需矛盾等各個方面都起到作用。顯然,既要開源,更要節流,兩措並舉,是解決北京水資源困局的明朗方向。
  此次水價調整,從錶面上看,似乎與民生追求相背離。儘管政府可能存在漲還是不漲的糾結,但對北京而言,當下人口、資源、環境、民生四者如何協調發展無疑是最重要的。此次水價上調是被極度水資源短缺現實問題倒逼而產生,它的背後是北京水資源極度短缺之痛。
  在這裡,如何通過價格的調節手段,從而達成人口、資源、環境四者和諧統一,恐怕是政府必須費盡心思的大問題。儘管漲價是不得已而為之,但不失為提高水資源效率的一劑良方。在資源和要素價格改革上,要素價格過度偏低,實質上是對全社會低效利用資源的縱容,是對變相浪費的鼓勵。試想,在相對較高的水價面前,大多數個人、單位還會對跑冒滴漏、鋪張浪費無動於衷嗎?
  目前,北京年均用水總量遠低於人均500立方米的“極度缺水標準”,北京的供水能力已經到達極限。無論是從水資源枯竭到綠化減少,還是從河流污染到空氣質量惡化等問題,都是普通民眾逃無可逃的巨大挑戰,解決這些問題更是對政府的大考。這一系列問題的解決,有賴於社會各界的鼎力合作、積极參与。
  當然,政府主導的任何產品的漲價,由於涉及百姓的切身利益,必須是政府在充分考量民眾利益的基礎上才能推進,遵循起碼的法治規則與途徑,比如通過價格聽證程序,比如對弱勢群體的關照。唯有如此,才能得到社會各界的諒解和支持。
  相關報道見A10—A14版  (原標題:漲價折射北京水資源短缺之痛)
創作者介紹

李卓庭

gn25gnbds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