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紅梅
  最近一次見到河南省欒川縣檢察院檢察長呂瑞君那天,鄭州的氣溫已突破40度,而素有“洛陽後花園”之稱的欒川卻只有30多度。空氣清新、天藍雲白、清秀奇美的老君山默默地為這座大山深處的小城輸送著清涼。
  欒川縣檢察院沒有圍牆,辦公樓前,幾簇青竹,一片綠蔭,隨意自然而又不失規整嚴肅。
  到達該院時,呂瑞君正在說案件,我隨政治部副主任小張先到他的辦公室等他。一進門,一股清新的書香氣息撲面而來,幾幅墨跡新鮮的書法作品隨意地放在桌案上、斜掛在書櫃邊。不用說,這些都是呂瑞君的作品。
  呂瑞君愛讀書,尤愛讀歷史。理由正是因為“讀史使人明智”。作為一名經常與職務犯罪嫌疑人打交道的檢察官,歷史曾為他打破人心的堅冰與黑暗指明瞭途徑。他也愛書法,在他看來,讀書和寫字本是一家。幾年前,呂瑞君的一幅楷書作品在河南省檢察幹警書法比賽中獲得了一等獎。在河南省檢察院展覽期間,每次從展廳走過,我都要停下腳步欣賞一番。也就是從那時開始,我對呂瑞君的書法作品有了初步認識,並瞭解到他一直習顏(顏真卿)臨歐(歐陽詢),潛心楷體。然而,這次看到他的書法作品,我卻明顯感到與以往有所不同。但到底哪裡不同,作為書法“檻外人”的我卻又說不出個一二來。
  這時,呂瑞君回來了。他比幾年前清瘦了許多,這更凸顯出他性格中果斷剛直、絕不拖泥帶水的特點。
  “要說不同,就是前些年我一直練的是楷書,這些年才練正楷。”面對我的疑惑,呂瑞君如是解釋。
  “楷書和正楷不是一回事嗎?”我有些不明白。
  “正楷是楷體的一種,但相對堪稱字體‘楷模’的楷書,正楷更加講究形體方正、筆畫平直、規矩嚴謹。”呂瑞君如數家珍。
  但隨即又一個疑問涌上我的心頭。我曾聽人講過,練書法以楷書入門,進而行書、隸書,最後是草書。也就是說,楷書是基本,草書是升華。呂瑞君練了幾十年的楷書,按說應該寫草書了,可他卻回過頭來練起了正楷。
  “真正懂書法的人都知道,正楷是最難練的。我之所以要練正楷,是因為我發現它和我們的檢察工作性質非常相似。尤其是作為一名檢察長,工作生活、為人處事不容許我寫行雲流水的行書、龍飛鳳舞的草書,適合我的只有橫平豎直、力透紙背的正楷。”呂瑞君深有感觸,侃侃而談。
  心中的疑惑解開,言歸“正傳”,採訪開始,呂瑞君很自然地講起了這幾年的工作情況。四年前,他被任命為欒川縣檢察院檢察長。上任第一件事,他就在全院實施了全面的人事制度改革。“當時,我們面臨的最大困難一是無人氣,二是缺正氣。而解決這兩點只能憑一個‘正’字,把每個人的位置擺正、把風氣扭正、把人心放正。”時隔四年,呂瑞君依然清晰地記得當時自己說過的這些話。正是在這種理念指導下,該院先後進行了兩次大範圍人員調整,提拔調整幹警人數達到41人,占全院幹警總數的62.1%,調整力度是該院建院以來沒有過的。
  通過人事改革,全院幹警的職級待遇得到了空前提高,這極大地調動了幹警的工作積極性,形成了良好的工作作風。大多數幹警端正了態度,在看到自身差距、自覺對照查找自己不足的同時,也看到了上升的希望和奮鬥的目標。
  風氣正,人心穩,幹勁足,呂瑞君把著力重點向業務工作傾斜轉移。今年47歲的他是一名有著20多年從檢經歷的“老檢察”,曾長期奮戰在反貪一線,偵查經驗豐富且極具偵查指揮智慧。走上檢察長崗位,他的這種工作優勢得到了更好的發揮。2011年,呂瑞君任欒川縣檢察院檢察長當年,便把該院反貪案件立案數提高到前所未有的18人,並把以前的多起積案全部妥善處理。2013年,該院的反貪工作實現了歷史性的突破,名列全省第二。今年前5個月,該院立查職務犯罪23人,大要案率90%以上,這些案件起訴到法院後,全部被作出有罪判決。
  (孟紅梅)  (原標題:老君山下,用“正楷”書寫檢察)
創作者介紹

李卓庭

gn25gnbds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